非鱼

承蒙错爱

[赌徒/怪客]吻与雪茄不可兼得

*麦克雷水仙
*金皮使我快乐
*连大纲都没写完()贴一下督促一下自己


我是因为出老千,赌徒说,被内裤都输给我的官二代给扔进来啦,但是他们可没找到我出老千的证据,没人能找到我出老千的证据。

你呢,过了一会儿,他问。

我偷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东西,怪客说,现在他们找不到东西,他们就把我抓了进来。


两个人天南地北的聊,一起贿赂护卫,一起抽烟,他们坐得很近,中间隔了一道不宽不窄的栏杆。


赌徒的刑期很短,毕竟他可是有钱人嘛。

在他离开的前一天他说,你过来我给你个惊喜。接着他扯下怪客的面罩,在他嘴上亲了一下。

我先出去啦,他说,等你被放出来,我们可以一起喝酒抽烟,我还可以教你打牌。怪...

可以说是肥肠期待了!!等一个发货😗😗😗❤️❤️❤️

Mizuki:


刊名:《旅人与迟暮花》
预售至2017年7月22日
预售地址:请点地址
原作:Overwatch/守望先锋 
CP:Jesse McCree/Genji Shimada
分级:NC-17
规格:A5

作者:Mizuki @Mizuki 
番外彩插:壶 @ÏţṧⱧḭġȟȒýù 
黑白插画:猹老板 @奕川 
封面/扉页原图:求退叁仟宫
书签: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葱鼠
Guest:JellyDrops,非鱼 @JELLY-DROPS ...

[麦源]无事生非 -2-

*还约莫是那个警校AU

*上一篇走这里:[麦源]无事生非


***

“假的!全部都是假的!”源氏气急败坏地说道,“彩虹小马是假的,住在电视管道内的小精灵也是假的!”

“我当然知道。”麦克雷十分冷静,“所以?”

“圣诞老人也是假的,每年你收到的礼物都是我送的,去年圣诞夜你看到的屋顶上的驯鹿其实是托比昂装饰的炮台。”源氏突然用一种很冷静的声调说。

“这怎么可能?”麦克雷大惊失色,“那去年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的人也是你?”

“开什么玩笑。”源氏一口否认,他的脸可疑地红了。


他和麦克雷互相瞪着对方,脑内都不由自主地陷入了同一场回忆。


***

那是去年的圣诞夜,大雪纷...

[麦源]无事生非

*约莫是个警校AU

@Mizuki 你的2w小黄 虽然没有2w(震惊 居然只有1/4) 也没有小黄


***

麦克雷整个人紧贴在墙上,偷偷摸摸地蹭过了墙角,从摄像机的死角摸了过去。

源氏紧跟在他身后,在麦克雷一个急停的时候差点撞到他身上。

“到了。”麦克雷用气音说。

“我们为什么要用气音说话。”源氏越过麦克雷的肩头,看向他们的目标。

麦克雷用高深莫测的表情耸耸肩,精准的传达了’我也不知道’这一层意思。

加布里尔·莱耶斯教官的大门自然是紧锁着的。

“铛铛——”麦克雷早有准备,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根回形针,献宝...

杂谈同人圈西皮拉踩现象

真的是攻粉日常 有时看着看着就对自家CP深刻的绝望了

nichoLee:

※纯属个人观点,毋需对号入座,感谢甜甜的建议与润色 @Laceration 



拉踩现象并不仅仅只是下面即将提到的,它实在过于宽泛难以概括周全,不过选了最极端的例子说明,望周知。



让我们先来做一道完形填空。



请想一对你最近站的西皮AB,将A和B代入以下这段话里。



A是B的痴汉,A喜欢偷窥B洗澡,喜欢在脑袋里和B做色色的事情,最后由于压抑...

[麦源]我在玫瑰中沉睡

*暴雪爸爸呜呜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个杰西呜呜呜暗影守望的杰西,我的生命之光,欲念之火

*逻辑?什么是逻辑?

*/Je dors sur des roses/

*/记忆是一口痛苦的深井/


***

他看着麦克雷,他漆黑的制服上卷着风尘与带着血腥气的土,金色的皮带扣被擦得闪亮。牛仔的宝贝维和者好端端的插在枪套里,而枪套上的皮革在多年的使用中被磨出了一层白边。

他的目光曾无数次落在过麦克雷身上,落在他刚剪短的发梢上,落在他明亮的眼眸里。那时他的枪套还是全新的,麦克雷每天都要擦它一次,和他刚换上的皮带一起散发着皮革的味道。

麦克雷笑了一下,他把没点着的烟叼在嘴...

[麦源]银河系漫游指南 -2-

*前文走这里 银河系漫游指南 -1-


源氏是从货舱的紧急通道跑出去的。

当他一拳打晕得意洋洋的行商时大部分黑制服还忙于收拾被麦克雷翻乱的箱子,他们若是估计源氏会一动不动的站着等他们把他重新放回急冻舱里那可真是大错特错,等敏捷的机械忍者乘着逃生舱弹出飞艇时他们才总算有所动作。

但这也并不是说黑制服们都是些反应迟钝的蠢货,他们手中的核铳的命中率比大家喜闻乐见的暴风兵可强多了。源氏感到舱身一震,接着动力引擎就失去了反应,舱体靠着弹射时的动力径直向着左前方的环三号卫星冲去。

在他飞往卫星的途中他看见了飘在空中的麦克雷,漫游者地拽着他的挎包,捏着鼻子拼死拼活地憋住...

[麦源]银河系漫游指南 -1-

*情人节快乐亲爱的们

*脑洞来自小说银河系漫游指南

*剩下的脑洞来自基地三部曲


麦克雷是从货舱的紧急通道摸上飞艇的。

事情说来很简单,他干起来也是轻车熟路。打晕出舱门做起飞检查的船员只需要一个枪托的支持,接着他刷卡开门躲进货舱大大小小的箱子中间,满意的在排风口附近点了一根烟。

算他运气好,跟着他的那伙赏金猎人与他你追我赶,最后在运货停机坪上被迫和他玩起了捉迷藏,很快就失去了牛仔的踪影。现在这价值几千万通用货币的人头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进了这架行商船只。

现在他只需要舒舒服服的躺在这儿,享受一根织女星系特产的烟草卷,等着这艘大家伙把他带出这片通缉他的行政区。

货舱的气温有些低...

暴风哭泣

M . I . O . N:

暗中观察XDD

[麦源]时速三十五公里

*一号公路

*甚至不算公路旅行

*没头没尾,更别提主线了


“没错,你对速度的把握有着足够的信心和技术。”源氏冷漠地说。

麦克雷心虚地哼哼了几声,他把目光转回到眼前已经不能算是车的废铁上。

麦克雷忧心忡忡地看着车,源氏也抱着胸看着车,站在另一边的,帮他们扯开车门从车祸现场拖出来的酒馆老板也心不在焉地看着车。

麦克雷和酒馆老板同时叹了口气。

“这东西是不能要了。”老板说,示意了一下亲密地堆在树干和石头上的“那东西”,“明天打给保险公司吧,要不就联系人帮你拖走。”

麦克雷满口答应,但保险公司是不会来了,拖车公司也是不会来了,他正盘算着怎么从酒馆老板关切的照应下开溜。

毕...

1 / 5

© 非鱼 | Powered by LOFTER